一人尚可安

高亮✨✨✨看这里↓↓↓

cn何安,坐标雾都。
主更锤基/盾冬/贱虫/贾尼
更文短小,脑洞巨大。
更文时间不定,开学尽量周更,如果这一点不能接受那么请取关吧。
接受除凹凸和英雄学院之外的各种类型安利。
我雷D5
我雷D5
我雷D5
不会开车。
不会开车。
不会开车。

【贾尼】Shadow

真的很感谢小姐妹们和我一起想,然后写了这篇文。

我的想法和文笔不符,写不出来那种感觉。

Jarvis的信息素来源是 @星辰诺亚 

Tony的信息素来源是我本人。

tomorrow鸡尾酒和昙花。

“我们会迎来明天的。”——一人尚可安

“昙花开放时香味浓烈,但是很短暂,就像他们的爱情。”——星辰诺亚


写文的时候搭配的bgm是云の泣的缘。


可搭配食用。



我的文



【暴卡】绝密实验报告

这是🚑🚌🚒🚓🚕🚗🚙🚲

看评论。不要举报我。

随挂随补。

一个梗。

Jarvis的人类设定下,他标记了自己的小少爷,又在车祸里死亡。

Tony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才想起动用基因克隆技术。他可以接受自己的生殖腔里多出来一个孩子,也可以接受他比自己小了许多,一点一点看着他长大的事实。

他像个疯子做了这件事情,他成功的把他再次带了出来。

那个孩子拥有和Jarvis一样的语调,但他没有和他一样的感情。他对于Tony的感情淡而平常,他会带着女孩出入Stark大厦。

Tony或许是察觉到了,才会待在他的实验室里,他们不会碰面。

他知道Tony是个omega,却不知道他的信息素混杂着自己的味道。

Tony本来在察觉到他没有对自己的感情的时候已经想好瞒他一辈子的准备。

但他发情期注射抑制剂还是被那个孩子撞破,

“who am I?”

他的手里是很久很久以前,尚年轻的Tony和彼时的Jarvis的照片。

“你只是为了复制他。”

男人的眼角有了浅浅的细纹,他才缓过神发现自己在这条荒唐的路上走了十几年了。他看见Tony琥珀色的眼里溢满了眼泪,颤抖着无助的叫着自己,或者是那个逝者的名字。

他最终是抱住了他。

“I am here,Sir.”


我求太太们写这个脑洞呜呜呜我写不出来。

【锤基】王储


梗源空间。


有空扩写。


Thor x Loki



Loki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虽然他已经有很多秘密了,但这是其中,最荒诞的一个。


他有了自己哥哥的孩子。


一个真正的王储。


他本想在到达中庭安顿下来后再好好说说这个事情,乖张的小王子能够赏脸帮助他的长兄对付死亡女神,又偷走高天尊的飞船,这怎么看怎么不合理,除非他良心发现。


Thor当然不知道Loki自作主张拿走宇宙魔方的事情,直到Thanos掐住他的脑袋。


他能看见Loki步子有些虚晃的走向自己,高抬右手,接着手心闪出蓝色的光来。


那是宇宙魔方。


Thor还以为它和自己的姐姐Hela一同葬在了Asgard。


Loki没有任何勇气去面对Thor的目光,那些刻薄的话语都比那来的好受,他没什么想法。


他现在只想保护住这个未出生的孩子。


怎么也好,就算再骗Thor几次也好,他不原谅自己也好。


但还好Loki低着眸,那情绪没有被Thanos捕捉到。他就是个跳梁小丑,从头至尾都是。


手心的重量消失,Thanos拿走了宇宙魔方。他没听清到底那个大块头说了什么,只有Thor的声音直达心底。


谎言之神善于逢场作戏。


他懂得如何用最少的时间换取最多的信任。


“You are a liar!Loki!”


“That's ture,brother.”


他回头,淡然一笑,然后跟上了Thanos的步伐。像他曾经无数次跟在金宫的大王子身后的那样,隔着寥寥数步跟在后方。


Thor没有看见他回头,一次也没有。


Loki也看不见他眼里的失望,虽然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


Loki无数次从梦中惊醒,梦里的Thor的眼一只是棕色,他斥责着自己;敬爱的母亲也对他连连摇头,失望尽在眼底……


LIAR.


LIAR.


他们这么称呼他。


他像只在狼窝里的羊,万幸Thanos忙着对付复仇者,没时间注意他。


淡绿色的光芒闪现,又缓慢消失。


这是Loki最近必做的事情,掩盖住自己的日益臃肿的腹部。


他听说了Thor以己之力运转一个星球,又听说了中庭的现状。


He is my king.


Loki不是会祷告的人,他只会重复这一句事实。


Thor也不太好过,rocket听说了这件事情。小兔子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的男神,只好拍拍他的肩膀。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是说……”


他梦到过Loki,他面色苍白苦苦哀求来自神王的宽恕,一遍遍叙述自己的罪行。


他昨天梦见Loki牵着一个与他八分相像的孩子,但眉目间带着忧愁。


“这是你的孩子。”


Loki说。


Thor惊醒过来,这是他在中庭的第五年。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不去提他的弟弟,甚至是相关的字眼。


战后的重建有条不紊的进行,从stark的大厦上看下去,人们的生活在重回正轨。


他看见了很熟悉的身影。


“那是Loki吗?!”


Natasha接到了出任务的通知,那个人影真的太过熟悉,但又有些不同。


“那个孩子是谁?”


“你去哪儿,Thor?!”


Thor联想到了那个诡异的梦,他没有回答,直接跃下大厦,那个和梦里一模一样的孩子把手背在身后,乖巧的看着他。


那模样和小时候的Loki重叠。


“Hey,avenger.”


他扬起伪善的笑容,


“You are Thor,I know you.”


“Where is Loki?”


他放柔了语气,蹲下来看着那个孩子。


“My father?He…er,he isn't good,because of Thanos.”


小孩不会说假话。


除了Loki那个古怪的小孩。


他抬眸就看见了Loki。


“Liar.”


“Your son,brother.That's ture.”


他扬了扬唇角。


END


等我憋两个星期暴卡的🚗

mua

下午更个锤基。


【暴卡】囚笼之鸟



lof吞我文15551


“你是罪人!刽子手!”


“该死的Drake!你害了我们所有人!”


“你会下地狱!”


……


他惊醒于噩梦中,梦里的流浪汉以最恶毒的话语诅咒着Carlton,诅咒着这个把地球拱手相让的叛徒。


但令其余地球人更憎恶他的是,这个叛徒现在置于首领Riot身边,最高的位置做着他的情人。


一想到他被关在那个十平米左右的玻璃笼子里不断为共生体繁衍着后代,心情又好了那么些许。


“Carlton。”


Riot注意到了转醒的奴隶,他正将手靠在玻璃上平静看着外界亘古不变的黑夜。


被唤到名字的男人愣了愣,调了调坐姿让自己弯着腰顺从的暴露于神主眼下,他微垂的手挡不住隆起的腹部。


他温顺的等候着发落。


“你看见了什么。”


Carlton不明白他的意思,早已经沙哑的喉发声也显得吃力痛苦。


“我只看见了黑暗……我有些不明白您的意思。”


他的目光下垂到了下方奴隶的人类,Carlton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Riot显然很有耐心的等待着他的下一句话,看着Carlton的手扶上他被卵撑起的腹部。


每个人都很清楚肉体之身无法孕育圣子。


男人的呻吟曾无数次响起过,离他咫尺的Riot更是清楚Carlton浴血的模样。


淫|||luan,圣洁,凄惨,脆弱。


但其他的人就只能看见生产完的Carlton靠在首领的怀里,像只依附在上帝怀中熟睡的羔羊。


“我不会在意他们的想法。”


他抬头笑着说道。


“我看见了未来。”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


Carlton张手任着Riot把自己抱了出来,他的身上不着一物,但没人觊觎首领的情|||人的滋味。


他摸着Carlton略显凌乱的发,沾上了冷汗的发。


“他们可不知道你的奉献。”


第一阵疼痛已经袭上了Carlton,他握紧了右掌,指关节泛白。


“我不在乎……您明明如此清楚这一点。”


他还坚持着对着Riot淡笑,即便那双幼鹿一样的眸已经虚眯起来。


Carlton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未听明白圣明的话,那是禁忌。


他只看见Riot一张一合的嘴,和他混合在共生体的呼喊之中的几个单词。


他们高呼着,大叫着。


THE MADONNA.


THE MADONNA!


他们唾弃着,咒骂着。


TRAITOR.


TRAITOR!


最后他自己说。


THE SON OF GOD.


I AM JUST A CHRISTIAN.


END


【暴卡】囚笼之鸟

想写长篇来着emmm算了。


Riot x Carlton




“你是罪人!刽子手!”


“该死的Drake!你害了我们所有人!”


“你会下地狱!”


……


他惊醒于噩梦中,梦里的流浪汉以最恶毒的话语诅咒着Carlton,诅咒着这个把地球拱手相让的叛徒。


但令其余地球人更憎恶他的是,这个叛徒现在置于首领Riot身边,最高的位置做着他的情人。


一想到他被关在那个十平米左右的玻璃笼子里不断为共生体繁衍着后代,心情又好了那么些许。


“Carlton。”


Riot注意到了转醒的奴隶,他正将手靠在玻璃上平静看着外界亘古不变的黑夜。


被唤到名字的男人愣了愣,调了调坐姿让自己弯着腰顺从的暴露于神主眼下,他微垂的手挡不住隆起的腹部。


他温顺的等候着发落。


“你看见了什么。”


Carlton不明白他的意思,早已经沙哑的喉发声也显得吃力痛苦。


“我只看见了黑暗……我有些不明白您的意思。”


他的目光下垂到了下方奴隶的人类,Carlton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Riot显然很有耐心的等待着他的下一句话,看着Carlton的手扶上他被卵撑起的腹部。


每个人都很清楚肉体之身无法孕育圣子。


男人的呻吟曾无数次响起过,离他咫尺的Riot更是清楚Carlton浴血的模样。


淫|||乱,圣洁,凄惨,脆弱。


但其他的人就只能看见生产完的Carlton靠在首领的怀里,像只依附在上帝怀中熟睡的羔羊。


“我不会在意他们的想法。”


他抬头笑着说道。


“我看见了未来。”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


Carlton张手任着Riot把自己抱了出来,他的身上不着一物,但没人觊觎首领的情|||妇的滋味。


他摸着Carlton略显凌乱的发,沾上了冷汗的发。


“他们可不知道你的奉献。”


第一阵疼痛已经袭上了Carlton,他握紧了右掌,指关节泛白。


“我不在乎……您明明如此清楚这一点。”


他还坚持着对着Riot淡笑,即便那双幼鹿一样的眸已经虚眯起来。


Carlton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未听明白圣明的话,那是禁忌。


他只看见Riot一张一合的嘴,和他混合在共生体的呼喊之中的几个单词。


他们高呼着,大叫着。


THE MADONNA.


THE MADONNA!


他们唾弃着,咒骂着。


TRAITOR.


TRAITOR!


最后他自己说。


THE SON OF GOD.


I AM JUST A CHRISTIAN.


END


【贾尼/奥五】飞船无人

只想看Stark一家高智商犯罪的自我满足。没人看我就不写,坑太多了有点控制不住。


全员黑化,Tony的设定更偏向白罐。


Jar& Fri& Ultron均为Stark养子。


Jarvis x Tony


Ultron x Friday


——


Tony站在孤儿院门口,他刚刚想好了自己第一个养子的名字。


那是一只路上的黄金猎犬的名字,它叫Jarvis。


此时的Tony还只是个辍学的高材生,不是闻名的那个大盗,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计划,只是差一把适手的刀。


今天是他带走那个男孩的日子。


慈祥的老校长牵着瘦高瘦高的男孩站在门口,等待着Tony。


“Stark先生,这孩子交给您照顾了。”


花白头发的女人沉默一会儿,她到底还是不放心的握紧了男孩的手。


“如果发现您有违反责任书上任何一条,我们有权利把他带回来。”


“yeah……of course.”


Tony伸手拉住了那个男孩,他笑起来的时候眯起了眼。


回去的时候男孩问他,那双蓝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灰霾。


“您有想给我取的名字吗。”


“Jarvis怎么样?”


但在Jarvis十三岁那年,Tony又带回来了一个眼神倔强的男孩,和眼神无波的女孩。


“他们以后是你的兄妹了,Jar。”


……


“Tony Stark将在今晚实施盗窃……”


电视机的声音被枪声掩盖,女孩打出的子弹正中靶心。


这是Tony的第三个养子,唯一的女孩儿。Stark把她保护的很好,至少外界一直认为这个叫做Friday的女孩只是邪恶的Stark的一个AI而已。


“boss?”


Stark家的女孩永远留着短发,她转身看着养父,他的手搭在养女的肩上,但她眸子里面没有什么情绪。


“干的不错,好姑娘。”


他指的是那一枪。


Friday不语,颔首将枪收了回去,默默聆听着下一句话。


“但你不能这么对那些人,明白吗?包括想抓住我们的家伙。”


“我不明白。”


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们。


是他们把我们赶到天空。


让她敬爱的养父成为过街之鼠。


“好姑娘,他们总会明白这一点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


“Stark就是这么和你说的?”


Tony的第二个养子Ultron是个进激的家伙,他看不起逃避事实的养父。


在偶然撞破养兄Jarvis和养父Tony的禁忌之后更是如此,他一直以为那是地面上的人们所说的是流言蜚语而已。


“我没让你进来我的房间。”


Friday抬眸冷冷道。


“你知道他只在意Jarvis!不是我们!”


Ultron丝毫不介意,坐在了她边上,握着女孩儿带着一层薄茧的手。


“照你这么说,我们就应该互相抱团取暖?”


她收回了手。


“boss马上就要出去了,我得去工作。”


“你就只知道给Stark效力?!他根本不在乎我们!”


“那是你的想法。”


她踏出房间的时候愣了一下,警告着次兄。


“我不介意告诉boss。”


tbc


【暴卡】贡女(一发完结)

稍稍打起精神了。


Riot x Carlton


结局偏向开放,看您怎么想,be和he只在一念之间x


梗源泰戈尔的一句诗词,再翻诗集我无法找到它,记忆里是这一句,有错误欢迎指出。


“贫苦人家的女子已再无东西可献。”






Carlton给了Riot能给予的一切,他觉得自己应该供奉一位君王。


低级生物是要顺从于更高的生物的。


这一切都理所当然。


无论是Carlton,还是享受其中的Riot。这使他终于感受到了自己还是个首领。


这既诡异,又平衡。


一心一意顺从主人的奴隶,和饕餮样压榨奴隶的主人。


没人去撼动平衡木的任何一边。


直到计划破灭,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是如此。Riot的归来没有让Carlton的伤势愈合加速,像依附于母狮猎食的雄狮,只需安心享受她们带回来的食物。


他只剩下Carlton这一个奴隶。


这是他在这个星球唯一的棋子。


所以他谨慎再谨慎,吸收着少得可怜的能量。


很快Carlton就出院了。


“您之后会去哪里?”


Riot知道他在问自己,但他没有回答。


Carlton穿着件连帽衫,这不是他喜欢的衣着。站在旧金山的暮色之下,他的身子显得很瘦削,影子被迷离的灯光拉的很长很长。


这是个标准的无业人员穿法,没人会注意那里面是否是一件价格高昂的定做衬衫。


“我们为什么不在白天出来。”


Riot反问。


“我很抱歉……”


他又把帽子拉低了些,低着头,阴影之下的Carlton正咬着唇。


“该走了。”


Riot察觉到Carlton的情绪波动,没有主人会去注意一个奴隶的想法。


Riot更是如此。


那栋大厦原来是Drake名下的财产,那个时候Carlton可以给他一切东西,不惜耗费大量资金。


此刻Carlton站在大厦下面,旧金山的晚上没有留给它的光芒。


“Carlton.”


Riot耐着性子催促了一声沉浸于回忆的奴隶,Carlton现在像是一台失去润滑的老旧机器一样。


“我又走神了吗,我很抱歉……”


他恭敬而温顺的重复着道歉的话语,对他的上帝乖巧的垂下了眼。


下起了雨。


雨打在帽子上,晕染开一大片深色的印记,张扬宣誓着它的存在。


Carlton不急不缓走在回那个漏水的公寓的路上,Riot不发一语。


但他能感觉到Riot的温度在指尖环绕。


行人奇怪的目光,和街角水洼里泡皱的报纸,恼人的音乐。


曾坐在轿车里,双层玻璃之后的Carlton可不知道这些东西有多么讨厌。


他可以忍受。


皮鞋踏在受潮的地板上,Carlton终于忍耐不住这样的寂静。


他的内脏在隐隐作痛,这不祥的征兆预示着Carlton可能无法再做他上帝容器。


“您该走了。”


他垂眸道,握紧了拳头。


“我没有东西可以给您了,再也没有。”


Drake的话音在颤抖,他在乞求主的离去。


Riot探出了银灰色的脑袋,审视着Carlton,他平静的看着那个男人跪下,连着脊梁一起弯曲,是他所拥有的最虔诚的教徒。


“NO.”


液体缓缓攀上Carlton的小臂,他无法相信神会如此轻易的饶恕他的罪行。


直到被触手抬起了下巴。


“你还有自己可以给我。”


神最后这么说道。


END





【锤基/暴卡】两位王妃

两位王妃

Thor x Loki

Riot x Carlton

危险脑洞

阿斯加德人民还沉浸在他们的王妃身上,国王的弟弟,他们爱戴的二皇子虽然说是调皮捣蛋了些,但谁会对他委屈兮兮的包着眼泪的模样生气呢。

于是大街小巷都在安慰道:

总比被别家的猪拱了好。

二皇子还是他们阿斯加德的。

无独有偶,在生物基金会的惨绝人寰的人体实验暴露于众之后,Carlton在烧伤治疗好了个七七八八的情况下出现在媒体面前。

他憔悴得像只又饿又失了主的猫,屹立在下着雨的寒冷夜晚的模样。

在Carlton眼神闪躲虚心模样显露无疑之前,他分明听见了Riot的声音。

“I am back,Carlton.”

“Mr.Drake!please answer some questions!”

他匆匆结束发言,又慌忙离开。Carlton关闭了所有实验室的摄像头,他需要和这位外星的首领好好聊聊。

Riot未亡的事实令这位冷静的科学家一惊,他微凉的手心里慢慢出现一小团银色的小球。

“Carlton.”

“I'm sorry.Maybe I cannot help you…”

火箭爆炸的那一瞬间还历历在目,他不能拿自己和Riot的生命开玩笑。

接着呢?

他就在这里了,西装笔挺的站在永恒之城的土地上。Riot很喜欢Carlton这副打扮。

“well……来自中庭的蝼蚁。”

阿斯加德的二皇子迎接了他,Carlton清楚他之前干的事情。

侵略纽约。

科学家拉了拉他的领带,丝毫不介意这样的称呼。

“人类的确是低等级的生物,邪神。”

“但你曾败于他们手下。”

Loki根本没有想到他如此伶牙利嘴,和自己有几分相像。在之前他只听闻riot的皇后是个娇小的中庭男人。

“那个疯子一定是玩玩而已,当成小宠物什么的。”

Loki的指穿过一缕Thor的金发,他把书置于边上低哼了声表示不在意。

但现在他将惊讶和羞辱藏入眼底,戴上得体的笑容,抱臂问道。

“还真有中庭人看清楚自己的本质了?”

“正因如此我才想要拯救他们。”

褐色眼睛的男人眯了眯眸,然后看着阿斯加德的王妃让开了一条路。

“Wow……I lik you.”

“And welcome to Asgard. ”

Riot在来之前觉得他会和那个心高气傲的小王子闹起来,毕竟作为哥哥的Thor都没有在他那里讨到甜头。

“Thanks,princess.”

Loki沉默会儿,抬起那双碧色的眼,轻轻告诫到初来的另一位王妃。

“我不喜欢他们这么叫我。”

“你也一样,记住它。”

他扬扬眉,未等Carlton的回复便抬步向着金宫而去。

“自大狂妄的阿萨人。”

Riot评价,他又悄悄看了看Carlton的表情。尽管这不是地球的环境,他不需要寄生在年轻的科学家身上,但Riot还是干着这件事情。

Carlton装着不知情,他总是这样满足着君主所有的愿望,无私又不求回报。

他看见王妃和国王交换一个短暂的吻,和国王耳边的一缕黑发,然后不知原因的垂下了好看的眼睑。

Riot需要一个精明的家伙帮助他打理国家,而他自己只需要做个铁血国王,与刀剑亡魂和血液为伍,他根本不需要有个人帮他舔舐伤口,分享其他。

国王们有国王们要谈论的事情。

黑发的二皇子说,他做足了关于这个衣着有品位的男人的功课。

“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去谈谈,Mr.Drake?”

……

Carlton没有想到永恒之城还会有地球产物的存在。

比如现在他面前那杯红褐色的茶。

“说说看吧,关于那个‘生命基金会’的事情。”

Loki窝在座椅里的模样像只下午趴在阳台上打盹的猫,精明的光芒不时闪烁。

“我很感兴趣。”

他搅拌茶和奶的手一滞,基金会曾经让他立于光芒之下,又让他成了过街老鼠。

Carlton沉默会儿。

“无可奉告。”

精通法术的阿萨王妃低笑,一张报纸浮在另一位王妃面前。

封面人物是他自己。

“你想拯救他们。”

Loki合掌,耸了耸肩,无害的像只去了毒牙的蛇。

“在这方面我们可以达成一致,毕竟它会成为第二个永恒之城。”

“我不信任你。”

Carlton犹豫了,他抿了抿唇才回答。他被Riot告诫过,不要相信谎言之神的任何话。

Riot恰到好处的攀上了Carlton的指尖。

“你们在聊什么?”

金发神袛的手搭上了爱人的肩膀,Loki对着他笑了笑。

“没什么。”

“我们说——我们会成为不错的朋友,是吗,Carlton?”

从疏离的Mr.Brock到Carlton,他倒是个天生的演员。

谁说不是呢。

Riot反问回去,他看着斟酌语句的Carlton,相信他不会为自己摸黑。

“Yes……We will.”

END

——————

Carlton在日记上写了这件事情。

他不需要这样的感情,不需要爱人。

夜深的时候Riot把那句话涂抹掉了。

他是个铁血君主。

Carlton是他优秀的王妃。